国内国际双循环带动区域发展,如何打造“深圳样本”?

时间:2022-08-02 10:20

4587

QQ截图20220815102702.png

7月26日,广州大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粤港澳大湾区蓝皮书:中国粤港澳大湾区改革创新报告(2022)》(下称《蓝皮书》)。

在《蓝皮书》成果发布中,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管学院高级讲师张猛在进行《深圳融入国内国际双循环的发展路径研究》课题组汇报时指出,深圳应深入解析双循环下区域经济、产业结构等重大变化,利用自身市场机制完善、资本相对充裕、高新技术企业实力雄厚的优势,进一步解放思想,从新的区位经济、产业结构与科技创新、人才机制与社会活力三个方向入手,主动做出相应调整,积极开展产业升级,补齐内循环不足的短板,深化社会内部改革,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用好贸易与投资两个工具加快融入双循环,更好地发挥先行示范区的作用,借助中国新发展格局升级带动深圳全面发展。

对此,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区域发展规划研究所管理学博士、经济学副研究员刘建党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深圳融入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在深圳层面,进一步强化了新时代下深圳在区域的引擎作用、极核作用和龙头作用,更好落实国家战略、扮演排头兵角色、发挥示范区作用;在湾区层面,进一步提升了粤港澳大湾区的科创能级、产业竞争力和经济综合实力;在国家层面,更好提升国内大循环水平,更好优化国际大循环结构,更好推动国内大循环与国际大循环联动发展。”

一、中央定调“国内国际双循环”

改革开放后,我国利用劳动力低成本优势,积极参与国际分工与国际经济大循环,市场和资源“两头在外、大进大出”,通过产业不断升级提高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逐步成长为“世界工厂”。

在外部环境发生深刻复杂变化,世界经济持续低迷、全球市场萎缩、保护主义上升的背景下,从被动参与国际经济大循环转向主动推动国内国际双循环,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在一个更加不稳定不确定的世界中谋求我国发展的大战略,是适应内外环境变化的重大战略调整。

而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循环的格局中,深圳处于内外循环的交汇位置。

对此,刘建党表示:“从内循环来看,深圳具备扮演龙头的实力;从外循环来看,深圳与境外经济关系密切;从双循环来看,深圳拥有丰富的成功经验。”

具体来说,“深圳拥有拥有引领中国科技创新走向无人区、产业向中高端升级的强大信心,拥有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等国家战略科技平台以及华为、比亚迪、大疆等世界一流本土科技企业;深圳毗邻香港,以外向型经济起家,华为等本土企业从一开始就瞄准国际市场,充分利用境外资源、境外市场,在衔接外循环方面表现出色,连续十多年名列‘中国外贸百强城市’第一;深圳在‘侧重国际大循环、坚持国内国际两个双循环’的双循环1.0版及‘坚持国内国际两个循环并重’的2.0版本都扮演了积极角色,最近几年,深圳也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际大循环为辅’的双循环3.0版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刘建党指出。

同时,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本报记者表示:“无论是从区位还是从深圳本身的优势和产业竞争的特点来看,都是非常适合于打造双循环经济。深圳本身经济体量相对而言比较大,且经济主要发展模式以互联网和高科技技术为核心,所以深圳比其他城市有更多的市场优势,同时这些经济企业具有比较强的双循环特征,有利于推动双循环经济发展。”

此外,浦江金融论坛秘书长、大陆期货首席经济学家李国旺也对本报记者表示:“在过去两年中,中国双循环受新冠疫情、俄乌冲突和中美贸易战的冲击,因此为克服双循环梗阻,建立以先行区或自贸区为基点,深圳成立双循环实验区,很有必要。”

二、深圳如何打造双循环样本?

然而,对于深圳打造国内国际双循环样本,刘建党提出创新成本高、城市间协作难、卡脖子突破难三大问题。

在刘建党看来,“深圳在打造双循环样本过程中,一是创新成本过高。2021年,深圳房价收入比为35.3,明显高于上海(29.8)、北京(27.5)、广州(18.3)。高房价带动整个城市生活成本、营商成本、创新成本上升,同时深圳土地面积狭小,约为上海的1/3、广州的1/4、北京的1/8,回旋余地比较小,导致这一问题更加严重;二是卡脖子突破难。西方国家在卡脖子领域长期经营,拥有大量的保护专利,以及成熟的商业生态体系。”

同时,针对以上难点,刘建党对应提出两大解决思路。

“针对创新成本高的问题,可打破房地产商垄断地位,允许科技企业集资建房,允许民间合作建房,以满足自用需求,同时借鉴新加坡模式,多方筹集资源,大规模提供保障性住房、人才房,鼓励科创人才安居乐业;针对卡脖子突破难的问题,可锻长板,在细分领域形成比较优势,以反制裁应对制裁,迫使西方国家做出让步,同时培育新赛道,换道超车,废掉西方国家的专利保护,比如专注智能网联电动汽车领域。”刘建党表示。

如何更好地打造深圳双循环样本?刘建党表示,“总体而言,深圳要瞄准枢纽经济,升级内循环,重塑外循环,强化双循环交汇点角色。”

具体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升级内循环。强化与香港、东莞、广州等周边城市的分工协作,持续提升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能级,逐步对欧美等发达国家实现“从点到线再到面”的赶超,实现在更深层次、更高水平的领先。同时,控制好房价,落实好中央有关‘房住不炒’的定位,保持较低的创新成本;二是重塑外循环。适度减少对美国及其盟友的进口规模及出口规模,把采购转移及资源投入转到对华友好国家;三是强化配置力。对标世界一流,持续改进政府服务、改善营商环境、完善市场经济、完善法治社会,从而提升对境内外优秀人才、资金等资源的吸引力,强化全球高端资源的配置力、影响力。”刘建党表示。

同时,李国旺表示:“一是政策创新有效措施,鼓励先行区公司逆风而行,保持外贸稳定增长,实现市场份额稳中有升;二是,鼓励先行区公司发挥绝对的或比较的资源优势,未来继续发挥这些优势保持内外贸增长,鼓励先行区公司在科技创新中有新举措,鼓励先行区公司中的高精特新企业股权上市融资,为双循环扩大再生产进行融资支持,同时鼓励先行区公司未来在自创品牌或为国际品牌代加工,如自创品牌,鼓励支持开辟国际营销,此外鼓励先行区公司利用科创板实现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进而激发公司发展潜力实现高质高效增长;三是双循环先行区公司要通过产品性价比,实现客户之消费者剩余的提升进而粘住老客户发展新客户;四是在双循环发展中,政府要有稳定内外贸政策创新支持,相关企业要享受到真实的政策性红利贴;五是协助先行区企业对冲贸易保护主义背景下国际贸易中的法律风险,进行法律援助,并且通过数字创新技术,借力跨境电商实现效益提升的同时,实现与现有国际供应链平台和合共生。”

此外,江瀚也提醒,“深圳打造双循环最核心还是在于说如何推动双循环经济的长期可持续的发展,不能成为一窝蜂式的那种运动式的经济发展,而是需要长期可持续的发展。这对于深圳来说,其实压力还是不小的,关键是说如何让双循环经济真正在深圳能够落地生根,而且能够在发展过程中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影响力和竞争。”

记者 葛爱峰 齐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