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剑指“世界一流汽车城”:为什么?凭什么?怎么干?

时间:2022-09-14 16:31

4138

QQ截图20220923163829.png

近期,深圳欲加快打造世界一流汽车城的消息在业内悄然流传。虽然拥有着全国第一、全球第三股票市值的车企巨头,但很少有人会将深圳和“汽车之城”这个标签联系在一起。


然而,日前深圳一场 “政情通报会”上透露出的消息算是“官宣”了此事——深圳市工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深圳将打造“全产业的汽车城”。据悉,深圳正抓紧编制汽车城项目规划。


不可否认,按照发展传统汽车工业所需要的资源禀赋来看,深圳可谓“资源贫瘠”,土地面积小、产业空间受限、工业结构以轻工业为主。但汽车产业的技术革新所带来的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趋势,正朝着有利于深圳的方向转变,与此同时,发展汽车工业所蕴藏的巨大红利,也让包括深圳在内的诸多城市心动不已。


深圳打造“全产业汽车城”背后有何深意?在全国若干汽车强市群雄环伺之下,深圳有望凭借哪些“杀手锏”突出重围?在汽车产业技术不断更迭之下,深圳要怎么干?


一、为什么?五大理由剑指汽车之城


深圳是全国制造业强市,整体的工业结构较轻,以电子信息产业为主,因此,一直以来大家对深圳发展汽车工业抱有疑虑。然而,进入智能网联汽车时代,“全产业汽车城”的内涵焕然一新,给深圳打开新的机遇之窗。


深圳市工信局副局长何志梅在上述“政情通报会”上透露,深圳建设“全产业的汽车城”,要从汽车的整车到电池,到三电关键零部件,甚至到其他的相关配置,打造一个综合产业链条的汽车城,涉及链条包括整车、电池、三电、汽车后市场、智能网联等,这是一个高技术引领的方向,在全国来说深圳这方面的优势最大。


实际上,深圳一直在持续优化和调整产业结构,尤其近些年步伐开始加速,这背后有怎样的深意?证券时报记者结合观察和业内访谈,梳理出深圳发展新一代汽车产业的五大理由。


第一,《深圳统计年鉴2021》数据显示,2020年深圳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构成中,计通设备制造业占比高达61.4%。粗略计算,计通设备制造业贡献了深圳近23%的GDP。由此可看出,深圳的工业结构呈现“一业独大”的现象。


在该行业增速近几年明显放缓的背景下,着手培育第二支柱产业显得尤为重要。“深圳要培育第二支柱产业,至少要占工业产值的20%,长远要实现万亿产值,只有汽车工业才有那么大的规模。”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创新与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周林表示。


第二,从产业自身看,目前全世界制造业的演变都在往数字化、智能化方向发展,汽车无疑是这场数字化浪潮中的“弄潮儿”,搭载了“大脑”的智能网联汽车已成为全球汽车界兵家必争之地。广州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区运营中心副总经理吴政铭表示,智能网联汽车是横跨汽车制造、信息通讯、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智慧交通等学科及产业领域的新兴产业,未来产业规模可超10万亿级,是全球任何一个汽车强国都在积极布局的产业。


“过去传统汽车在全球的规模有多大,现在新能源车的规模就会有多大,这将是一个完全替代的过程。”隆中对策智库执行长金心异表示,这个产业对深圳来说是一个增量,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


第三,从全球范围来看,所有工业发达的地区和国家,几乎都离不开实力雄厚的汽车产业。以国内城市为例,工业强市也都是汽车强市,如上海、北京、广州、重庆等,汽车年产量都在200万台以上,所以,要成为一个工业强市,汽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产业选择。吴政铭表示,当前有汽车产业基础的城市均在积极布局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只不过该产业的发展思路和方向仍在探索中。


第四,发展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契合深圳产业空间特点。周林分析,深圳土地资源紧张,产业空间受限,但随着汽车制造工艺的演变,造车所需要的巨大空间从一个必要条件,正在变成充分条件。“汽车工艺的革新大大降低了汽车工业的占地,比如特斯拉在上海的工厂,9平方公里未来的产能可以超过100万台,深圳如果拿出5~6平方公里,就有可能实现50万台的产能,直接创造接近1000亿元的工业产值。”周林表示。


最后,发展智能网联汽车产业能“引爆”深圳电子信息技术这一优势内核。深圳股权投资机构合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唐祖佳分析,随着传统燃油车向智能网联汽车逐渐过渡,汽车这个工业产品已发生巨大的结构性变化,可形象比喻为,从一个“铁疙瘩”变成一个电子信息产品。汽车变身之后,以往传统车身里最关键的发动机、变速箱、底盘等占比最重的硬件,逐渐被电池、电机、电控取代。他认为,电子信息技术在汽车中的占比越来越高,正好与深圳的支柱产业吻合,深圳的优势就凸显出来了。


二、凭什么?IT龙头企业聚集、产业链要素齐备


“国内城市发展智能汽车产业,没有谁比深圳更有基础和实力。”金心异表示。


先来看看深圳手中的牌。首先,电动化方面,电动车最关键的“燃料”动力电池最初跟随消费类电子的发展进入了深圳,比亚迪正是从手机电池逐渐切换到电动车电池业务。


其次,智能化方面,智能网联汽车工业的价值构成当中约有30%来自IT产业,这恰好能与深圳的电子信息技术产业有效衔接。


最后,深圳具备一定的汽车工业基础。上世纪80年代,深圳引进东风汽车尝试发展汽车工业,虽然当时整车业务没有发展起来,但建立了一定的汽车产业配套基础。2003年,比亚迪进入汽车工业,并坚持全产业链发展,给深圳汽车工业打下了较好的基础。2011年,长安雪铁龙汽车落户深圳,虽然后来发展不理想,但为深圳争取到了一张非常重要的牌照,留下了一座汽车整车工厂,为深圳汽车工业的集聚发展留下了底子。


“目前深圳正面临着发展完整的汽车工业的难得机遇,抓住这个机遇对深圳巩固工业强市、制造强市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周林表示。


再来看看深圳的企业基础。虽然深圳的整车品牌数量很少,但实力很强,比亚迪凭着刀片电池、DM-i超级混动、e平台3.0等技术,给深圳塑造一张闪亮的名片。比亚迪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在深圳打造“全产业汽车城”的过程中,比亚迪可发挥龙头带动作用,带动整车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核心配套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例如,比亚迪在深汕合作区主要做新能源车的核心零部件,这将对深圳的整车项目形成良好的补充,同时对深汕合作区的汽车产业链集聚,起到非常大的带动作用。


作为全球唯一掌握电池、电机、电控及车规级半导体等新能源车全产业链核心技术的车企,比亚迪一直扎根深圳,并正布局深汕,看中的是深圳及周边的三大市场环境优势:一是深圳具有“双区”驱动和叠加的区位优势;二是深汕合作区具有产业体系拓展、城市功能延伸的巨大发展潜力和空间;三是深圳持续加大营商环境的改革力度,能让企业安心发展。

QQ截图20220923164003.png

另一家IT巨头腾讯也早已开展与汽车相关的业务布局。就在今年,腾讯推出行业首个专为智能汽车打造的一站式解决方案——腾讯智能汽车云。腾讯智慧交通和出行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该方案以可信的行业云平台为基础底座,一站式集成了自动驾驶研发与运营工具链、智能驾驶地图、运营服务等全方位能力,为行业提供低门槛的定制化平台和工具链(aPaaS),助力车企在智能汽车研发、运营各环节的降本增效。该负责人表示,现阶段,汽车、交通和智慧城市协同发展,是腾讯产业互联网中重点投入的领域。


作为重要的智能网联汽车方案供应商,华为从2012年起就开展了汽车产业的相关研究。2022年7月初,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曾透露:“华为在汽车业务上一年花掉十几亿美元,汽车业务是华为唯一亏损的业务。”据了解,华为2022年研发投入将超过1200亿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流入了“重仓”的智能汽车领域。凭借持续多年的高投入,华为如今在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方面的水平已经处于国内顶尖阵营。


不仅龙头企业聚集,深圳智能汽车制造供应链上的细分龙头也很齐备。如激光雷达供应商方面,深圳有大疆览沃、昂纳科技、速腾聚创等;在自动驾驶领域,深圳除了培育出本土新兴科技企业元戎启行、裹动智驾等,还吸引了百度、小马智行、文远知行等国内头部自动驾驶企业落户深圳。另外,借助电子信息产业优势,深圳还拥有一批领先的电子元器件和模组封装企业。


有核心企业的深厚布局,也有细分龙头的产业配套,叠加深圳丰沃的营商土壤、特殊的立法权等软实力,深圳打造汽车城无疑具备很强的后发优势。


三、缺什么?仍需借力传统产业链


打造“全产业汽车城”,深圳家底殷实,但也并非应有尽有。由于汽车产业链长、涉及面广、带动性强、国际化程度高,几乎没有哪家企业或者哪个城市能单枪匹马撑起全产业链,唯有充分融合和借力,才能既保障产业链安全稳定,又能实现1+1>2的效果。


深圳还缺什么?唐祖佳分析,缺的是传统汽车执行部分,主要是机械和结构件。“深圳现在强的部分是感知和大脑部分,深圳不论是用并购还是自己做新型解决方案的方式,都要补上执行部分,因为那是汽车必不可少的。”他表示,补上传统产业链上的这些“铁疙瘩”,深圳的汽车产业链会更完整。


在补短板的过程中如何借力?实际上,传统汽车向新能源车产业更迭的过程,并非完全地弃旧图新,传统链条中部分生产要素的价值值得被重新审视。众所周知,国内汽车产业几大重镇如上海、广州、长春等,占据了中国传统汽车产业的大半壁江山,然而在产业变迁之下,汽车工业在近年出现了产能过剩。但在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时代,部分落后产能中的部分产品也有机会实现“旧貌换新颜”。唐祖佳认为:“从产品来说确实竞争力不强,但如果把这个产品装上‘大脑’,或许就能派上用场了。”在他看来,深圳可以在全国几个汽车重镇搜罗相关的生产要素,并进行价值重塑,以深圳龙头公司对其进行并购或入股的方式,来整合相关要素和资源,助力深圳完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


得益于智能手机时代的产业积累,深圳在智能汽车产业链已拥有以华为为首的方案供应商,以及以比亚迪为龙头的整车厂商。而在上游的芯片、中游的一级供应商方面,国内市场格局未定,深圳基于强大的电子信息产业,具有后发优势。


在市场格局不断演变的过程中,深圳有一批被过去的手机行情带动起来的芯片和模组公司,正往车规级转型,以及在过去没有的新型传感器领域,深圳都具备弯道超车的机会。“无论整车方案还是一级供应商,或是最核心的芯片和传感器领域,深圳都有机会出现龙头企业。”唐祖佳表示。


四、怎么干?强化和细化顶层设计,加大力度支持重点企业


从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角度来看,深圳发力汽车产业链,打造“全产业汽车城”,是基于深圳优势所作出的“优中选优”。


记者从业内人士方面了解到,传统汽车供应链企业的毛利率一般在15%~20%,中位数为17%~18%。而智能网联汽车一级供应商中的新型软件、芯片、传感器等,以及目前市场上投入还不太大的汽车信息安全领域,刚开始进入市场时还可以保持相对较高的毛利。


“深圳在全产业链上都有相关的公司,只是强弱不均,如果深圳能率先参与上述这些新的技术领域,就能赚取较高的利润。”唐祖佳表示,行业的毛利率会随着产业发展阶段而波动,从长期来看,一旦技术扩散和稳定了,入局者众多,相关产品的毛利率就会回归,所以深圳可以抢占当前这个阶段的先机。


事实上,“全产业汽车城”的谋划在深圳政府的多个文件中早有端倪。今年6月,深圳出台《关于发展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和培育发展未来产业的意见》,在深圳拟重点培育发展壮大的“20+8”产业集群中,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集群位列其中。8月1日,《深圳经济特区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条例》正式施行,作为全国首部智能网联汽车法规,《条例》解决了智能网联汽车无法准入、无法登记、无法合法上路、无法开展道路运输等关键问题,对推动深圳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集聚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法规支持。


深圳在发展智能网联汽车产业上迈出了顶层设计的重要一步,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种制度设计需要进一步强化和更有针对性。


周林表示,首先在顶层设计上,深圳要有认识上的改变,就是要发展国际一流的汽车城,而且是全产业链的汽车城,就要大力出台对汽车整车工业的支持政策,而不只是对汽车电子、汽车动力电池、智能驾驶、车联网等细分环节方面提供支持。


其次,要充分发挥深圳的创新精神。造车新势力没有一个诞生在深圳,这与过去的产业政策不无关系,此前的产业政策一直强调发展智能网联领域,而不是全产业,但深圳有这样的条件,要鼓励深圳企业从商业模式、技术路径等方面勇于创新。


最后,在产业导向上,深圳应持更开放的态度。汽车工业的产业链条很长,附加值也比较高,形成一个良好的生态很重要,深圳要创造条件去积极拥抱相关的项目和企业落地深圳。


具体到扶持企业层面,唐祖佳表示,手机产业链上有一些实力较强的企业,也试图转向汽车产业,“政府可以牵头帮助这些企业转型,为他们与车企牵线搭桥,寻求合作机会。另外,政府还能帮助企业做商业并购,加强产业链的整合。”


周林认为,深圳现在对比亚迪的支持力度很大,下一步要推动比亚迪向智能化方面上做更大的投资。“比亚迪的三电系统水平处于国内领先,但在智能驾驶方面对标特斯拉尚有不小差距,应鼓励比亚迪补齐短板,提升在智能驾驶这一端的技术能力。”他还认为,华为的汽车板块业务,大部分没有在深圳,所以深圳应该推动华为把更多汽车业务在深圳落地,特别是利用华为在这方面的能力,来吸引更多整车厂来深圳落地。


给予政策、资金,吸引人才或许其他城市也能做到,在金心异看来,深圳应利用“双区”叠加的优势,尝试打造外循环试验区,在吸引国际人才、国际资金和技术方面先行先试,“不仅仅是发工作签证,而是真正允许各类国际人才在这里百花齐放,允许资金和人才自由流动,技术和资源自然就能在这里充分聚集。”金心异表示。


五、记者手记丨唐维:深圳的汽车城之梦


深圳正在雄心勃勃驶向通往世界级汽车之城的路上。


一直以来,深圳都有一个汽车梦。2000年,东风汽车在深圳合资成立风神汽车,不久后,风神移师广州。2004年,寸土寸金的深圳,规划了10~30平方公里的工业用地用于汽车生产,并专门成立汽车领导小组。2004年东风雷诺选址,据说深圳开出极为丰厚的条件,但东风雷诺最终选择了武汉。2006年,哈飞汽车深圳生产基地在观澜落成,由于销售不佳,仅一年该基地全面停产……


在造车之路上,深圳一路飘洒希望,大多随风而去,但有一颗希望的种子,最终长成了参天大树,那就是比亚迪。2003年,做手机电池的比亚迪收购西安秦川汽车,“曲线”获得生产资质,成为继吉利之后的第二家民营轿车企业。获知消息的深圳主动找了比亚迪,希望把汽车项目引到深圳,但汽车生产资质是属地原则,不能迁走,只能在陕西生产制造。这时候,深圳刻在骨子里敢闯敢试的城市性格发挥了作用,深圳批了180万平方米土地,以比亚迪西安汽车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的名义落地龙岗坪山,打了异地扩产的擦边球,孕育出“不走寻常路”的奇迹。


之后,深圳大力推广新能源车的使用,2009年,深圳开始纯电动汽车的推广工作;2010年,推出纯电动出租车;2015年,推行纯电动物流车;2017年,全市公交电动化;2018年,出租车全面电动化;2019年,纯电动泥头车投入运营……在此过程中,以比亚迪为龙头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快速发展。


没想到,一直致力于引进的深圳,却在自主品牌和新能源汽车领域冲出,“有为政府”叠加“有效市场”,谱写出产业发展的奇迹。比亚迪发展成为全球新能源车的销售冠军,汽车产业在深圳形成集聚之势。


如今,深圳提出要“打造世界一流的汽车城”,一方面是发展汽车工业的条件越来越朝着有利于深圳的方向演变,即电动化、智能化汽车正成为发展主流,正好契合深圳全球首屈一指的信息和通信技术产业优势;另一方面,深圳形成了比亚迪、华为、腾讯、大疆等大企业引领,元戎启行等一众中小企业跟随的格局,还有比克电池、航盛电子、星源材料、蓝海华腾、贝特瑞、汇川技术等一大批汽车关键零部件和核心材料企业……深圳,抓到了一手好牌。


过去十多年,新能源汽车在深圳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宏大叙事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未来,在通往世界级汽车之城的梦想路上充满了挑战,深圳任重而道远。


作者:卓泳 唐维


来源:证券时报 


原标题《综研视点|深圳剑指“世界一流汽车城”:为什么?凭什么?怎么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