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发现文学——走进水浒

第156期银湖沙龙

时间:2019-01-14 16:30

17907

作为族群的集体江湖记忆,《水浒传》已经成为民族秘史一般的人类学寓言,任何角度的抽丝剥茧,都能够窥见东亚大陆上最重要的组织行为密码。

2019年1月11号第157期银湖沙龙邀请万信成律师做了以“生活发现文学——走进水浒”为主题的精彩分享。天使和魔鬼都在细节中。万信成律师分别从江湖地位的排名、权力个体的面子、清正之官的无力,法律效力的递减、反贪却不反帝、增量改革的困局等几个细微之处,探讨水浒江湖的人性使然,探寻字缝隐藏的社会生活,体悟大千世界的自然映照。正如主持人李津逵老师所说“《水浒传》是大家都特别熟悉的一部中国古典小说,里面隐藏着文学经典中的文化密码。学在山野、道在民间,只有真正的研究才能有真知灼见。”

义气、武艺、功劳是不是梁山好汉人事布局的全部考量因素?

 

为什么孙立能力不俗却连八骠骑都入不了、在马军头领中位列黄信之后?为什么实力平平的穆弘位列八骠骑?为什么威震天下的武松却未统领高科技兵种(骑兵)?我们有了一定的人生阅历,看这些问题就会很有意思,梁山好汉权利分配图谱是有现实基础的,董平是朝廷归顺人员,要给予一定的待遇;穆弘对老大宋江是有救命之恩的;武松虽然和老大是结义兄弟,也有很好的关系,但不想接受诏安,价值观和政治路线不一致。当然,研究梁山好汉人事布局名单就会发现,能力是一定要考虑的。因为当时他们要求生存,这种状况下不考虑能力是要找死的,就像王纶嫉贤妒能,看到比自己强的就不想要,怕别人把他的位子夺了,最终死于内部的清洗。

为什么高衙内非要抢林冲娘子?高衙内看上林冲娘子是否因为林冲娘子的美貌?但小说却能林娘子的外貌不着一墨。

小说实际上很重视美女外貌描写的,说李师师“容貌似海棠滋晓露,腰肢如杨柳袅东风,浑如阆苑琼姬,绝胜桂宫仙姊”,说潘金莲是“眉似初春柳叶,常含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说一丈青是“天然美貌海棠花”,但并没有直接描述林冲娘子的外貌。当时一夫多妻是合法的,有权有钱的人是有多种选择的,但为什么林冲上司公子高衙内非要抢林冲娘子?其实和美貌无关,和权力拥有者要面子的奇怪心理有关。高衙内最开始是不认识林冲的妻子的,但是一次邂逅后,这些牛逼的人就要面子——“我说出口的话就要去做”。

出了事情都想遇上清官,清官能否公正办案、力挽狂澜?

以林冲案为例。高太尉有一把宝刀,林冲一直想借来看一看,因为练武的人对刀有特别的感情。高太尉一直不给他看。有一天林冲在他回家的路上遇见了一个卖祖上宝刀的,就把刀买下来。第二天有两个号称高太尉府上的人过来,说太尉听说你买了一把宝刀,请你拿过去比一比,看看刀怎么样。林冲当时虽然觉得很恼火,谁的嘴巴这么长啊,我刚买的刀就被大家知道了,但还是去了。结果他一进高太尉府上,带他的两个人就不见了,却见高太尉出来了。按照当时的保卫制度是不能带刀进高府的,林冲被逮住并押送到了开封府。高太尉批了一个“仰定罪”。开封府有一个名为“孙孔目”的官员说林冲是冤枉的,就请示姓腾的府尹,腾府尹也忌惮高太尉的权势,最终判定林冲误入节堂罪责,把他充军了。从案件中可以看到正派的法官起了一定作用,可以判一个轻罪,完全无罪是定不了的。如果要找证据,就算这两个人抓不到,但是军事禁地,必定有严格的安保措施,林冲为什么可带刀进去?是作者的疏忽或腾府尹没有那个水平吗?不是,腾府尹不敢这么审理案件,这么问就等于是直接怀疑高太尉陷害他的下属,可能自己的脑袋都保不住,只能含糊向高太尉争辩说证据上有点问题,搞个轻罪吧。

先朝旧制因何盛衰?

《水浒传》披露有两项先朝旧制“杀威棒”和“铁券丹书”,据说这都是宋太祖时候的立法。其中,“杀威棒”就是新到的犯人都要用杀威棒打一百棒,但是又留下了一个豁免的空间,怎么豁免呢?如果是喊病的,不论是病轻病重都可以豁免,只要这么一说,这个杀威棒就变成了底层官吏操弄法律敛财的工具了。林冲去了沧州,他就向监狱里面的主管,相当于警察的警官给5两银子;武松去了孟州,也说你要有钱就送一点,也是5两;宋江去了江州,差不多也是5两,也就是说“杀威棒”不仅一直沿用,而且形成了全国统一的市场。而“铁券丹书”就是古代帝王赐给功臣世代享受优遇或免罪的凭证,柴进作为柴氏后人,是有铁卷丹书的,但这个制度在水浒年代已没有多大用了,柴进有一个叔叔就是在高唐州有一个花园,被知府大舅子殷天锡看中了,要他限定时间搬迁。他叔叔是一个老实人,也没有什么办法,受了欺负就叫柴进过来。柴进就说去打官司,有先朝的丹书在此,殷天锡不相信说要拿给我看一下,并说就算有我也不怕。当然,殷天锡后来被李逵打死了。这就是说“铁券丹书”已几乎没有用处了。两项法律制度为什么“杀威棒”沿用不衰而“铁券丹书”效力递减?可以拿来谋利的总被惦记,妨碍了他们敛财的自然不理不用。

上面为何总是好的?

 

《水浒传》总体基调就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陷害林冲的是他的发小陆虞候和高太尉、高衙内等贪官及子弟,宋徽宗没有害林冲。利用杀威棒勒索钱财都是小卒小吏,甚至知府就没有找犯人要过钱。就算是以贪腐出名的梁中书也从不找犯人要钱,而且还精明强干,冲破重重阻力破格提拔扬志。这种观念不仅是宋江甚至包括李逵等所有人都有。李逵本来是个文盲,朝廷第一次去招安的诏书就是恫吓,如果梁山不招安就灭了你。李逵一听就把那个书都抢过来撕了,说这个诏书是谁写的?他实际上就是认为不是皇上写的,是秘书或者是文官写的。

下面坏那是切肤之痛,认为上面好可能是观念灌输。传统意义上,你和上面没有接触,而外面的宣传都是说上面爱民如子,皇上就说自己“求贤未尝少怠,爱民如恐不及”,《水浒传》对这种社会心理把握得很准。

为什么需要增量改革?

关于增量改革,在八十年代讨论得非常热烈。原本大家都在一个位置,如果你想动某一个的话,就会遇到很大的阻力。中国人很聪明,绕道走,也就是增量改革,做那些原来没有的事情。比如说周谨的武艺不行,要把他换掉,但周谨有意见,他的上司李成、文达都有意见。怎么办?那就多增两个岗位,杨志也升官了,梁中书想关照杨志的愿望达成了。大家皆大欢喜。只是增量到一定程度,资源也有顶不住的时候,又该怎么办?而且增量最终也会变成存量。

在点评环节,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刘国宏博士和牵牛网络CEO贾洪权分别先后做了点评发言。刘国宏认为当今社会亟待更多的人像万律师读《水浒传》那样,基于人性、回归本源,深度思考、理性思考。贾洪权总结万律师讲水浒的六大要点——造反学、组织行为学、背景学、内斗学、互害学和失败学。

当我们看不清楚当下看不清楚现实的时候,我们就读历史。概因太阳底下没新鲜事,读史使人明智,鉴以往而知未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