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枢纽机场落子佛肇交界,“航线上的大湾区”逐渐成型

时间:2024-02-15 10:32

5774

QQ截图20240222104327.jpg

建设世界级机场群,是《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的目标之一。

当前,以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下称“白云机场”)、香港国际机场(下称“香港机场”)、深圳宝安国际机场(下称“深圳机场”)为引领,粤港澳大湾区共有7座运输机场,世界级机场群加速崛起。

今年,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今年开工建设。目前,新机场选址已获民航局批复,推荐场址佛山市高明区更合镇和肇庆高要区蛟塘镇交界处,规划拟建设一组两条远距平行跑道,远期预留第三条跑道建设条件。

据悉,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原本计划以最高级别的4F机场建设,后来结合实际需求将建设等级降为4E,但会预留机场飞行区4F的条件。预测到2035年,该机场旅客吞吐量达到3000万人次,到2050年旅客吞吐量预测为6000万人次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在粤港澳大湾区,4F等级的运输机场只有3座,分别位于香港、广州、深圳。待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建设完成后,这将是珠西区域最大的机场。

QQ截图20240222104351.jpg

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周边区位示意图  图片源自南方+

对于机场的选址,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新经济所执行所长周顺波有些忧虑,“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这个选址因为位置太偏,该地区有没有那么大的出行需求,还得打个问号。”周顺波说。

实际上,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选在佛肇交界,用意不难理解。

纵观粤港澳大湾区现有的7座运输机场,均集中分布在珠江东岸,而佛山当前已投用的只有一座4C机场——佛山沙堤机场,但该机场通航城市少,2023年客运旅客运输量才首次突破100万。换言之,位于珠西的江门、中山、肇庆、云浮等市居民乘坐飞机出行,往往需要辗转通往广州、珠海、深圳等地机场。

正因为选址上远离市区,与新机场配套的交通网络建设显得尤其关键。目前,广湛高铁、深南高铁以及珠肇高铁正在加快建设中。未来,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将作为空铁大枢纽,带动佛山“西进”和肇庆“向东”,而“航线上的大湾区”蓝图也将随着该机场的建设逐渐清晰。

“舍近求远”建新机场

广州为什么要建新机场?

目前,北京、上海、成都等大城市都实现了“一城两场”。以上海为例,2023年浦东机场与虹桥机场两个机场加起来旅客吞吐量已经逼近1亿人次。而粤港澳大湾区两大核心城市——广州与深圳目前都只有一个机场,若以城市来计算,旅客吞吐量并不占优势,留给广东的时间并不多。

此外,作为国内三大航空枢纽之一,白云机场客流量连年位居全国榜首,虽然不断扩建机场主体已“做大盘子”,但承载能力呈现滞后趋势,

在周顺波看来,运输需求已经走在广东机场建设前面了,“大湾区的机场承载能力是相对滞后的,包括已有规模、硬件设施等,基本上都在超负荷运转。如果跟新加坡比较,我们会发现新加坡机场的规模是提前10年以上做规划的,充分考虑到了未来的需求。”

以新加坡的樟宜机场为例,2019年樟宜机场旅客吞吐量为6830万人次,但早在2017年,樟宜机场4号航站楼就已经投入运营,年客容量可达8500万。

QQ截图20240222104433.jpg

制图:郑铭茵

随着春节来临,白云机场一片繁忙,从进站口到候车厅人潮涌动。据悉,2024年春运40天,白云机场计划起降航班超6万架次,预计接送旅客超910万人次。春运客流总量、单日航班起降架次、单日客流量等多项数据都有望创历史新高。

密集的人流量考验机场的承载能力,对“全国最繁忙机场”白云机场来说更是如此。回望过去一年,白云机场累计接送旅客突破6300万人次,位居全国机场年旅客吞吐量榜首位置。值得注意的是,拥有两座航站楼、三条跑道的白云机场目前可满足年旅客吞吐量8000万人次。

根据白云机场官网数据,早在2019年,白云机场年旅客吞吐量就超过了7300万人次,离8000万人次的设计容量越来越近。正因如此,2020年白云机场就紧锣密鼓地开展三期扩建工程,计划在2025年建成投产后,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年旅客吞吐能力、货邮吞吐能力将分别达到1.2亿人次、380万吨。

从数据上可以看出深圳机场正“超负荷”运作。该机场的设计年旅客吞吐量为4500万人次,但在去年,深圳机场年旅客吞吐量就已经超过了5000万。与白云机场一样,深圳机场不断布局扩建。日前,深圳机场三跑道正在全速加快推进。待该扩建工程建成后,将与原有两条跑道一并运营,极大提升机场客货运保障能力,满足每年8000万人次旅客、260万吨货邮的出行和运输需求。

扩建机场是大城市做大机场流量的方式之一,另一个更为直接的方式是建新机场。早在2013年,佛山、江门、中山、肇庆、云浮、阳江等珠江西岸六市联合向广东省政府提出申请,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筹建工作正式启动。

“航线上的大湾区”铺开

定位为“广州国际航空枢纽的重要组成部分、珠三角西部枢纽机场”,从名称上就能看出来,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并不是一座单一空港,而是被寄予打造成为“机场+高铁+地铁+高速公路”的立体交通枢纽期望,在填补珠西地区航空资源缺口、优化珠三角机场群布局的同时,助力佛山“西进”和肇庆“向东”,促进粤港澳大湾区协调发展。

随着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加快建设,粤港澳大湾区交通“大联通”正在铺开。

未来,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将至少汇集广湛高铁、珠肇高铁、深南高铁三条高铁。2020年全面开工的广湛高铁正线从广州站引出,新设佛山站、珠三角枢纽机场站等9个车站,预留湛江东站、阳西站;近日,珠肇高铁高明站站前工程已经完成30%工程量,预计在2025年5月完成工程建设;而粤港澳大湾区西向高标准高铁通道深南高铁则于近日正式开通。汇聚三条高铁,新机场空铁联运枢纽蓝图初显。

公路建设也正在加快。目前,新建佛肇云高速公路(佛山经肇庆至云浮高速公路)、 江肇第二高速、肇庆至高明(机场西部)高速公路项目等均能途经或直达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随着新机场建设的推进,未来将有更多联通项目。

长远来看,在珠西打造这样一个立体交通枢纽,最终的目的是以此为核,带来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打造临空经济产业,最终带动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发展。

周顺波以香港机场举例,提及香港机场国际属性强,有约120家航空公司提供航班服务,通达国际航点超过220个,“香港机场吸引了大批物流项目,同时周边还有一些飞机零部件维修等航空产业链,但香港的问题在于香港的产业链太短,一些附加值更长的产业没有落地,而且也没有空间落地。”周顺波说。

瞄准交通枢纽的经济拉动作用,2023年4月,被誉为东莞和香港深度合作的“超级项目”——“东莞—香港国际空港中心”开始运行,截至2024年1月已累计服务超过300家大湾区外贸企业,进出口货值突破17亿元。

在发展临空经济上,成都的探索更为成熟。依托双流机场和天府机场两大机场,机场与航空相关产业成为城市新的经济增长极。早在2017年,成都(双流)临空经济示范区获批,双流区将“国际航空门户枢纽”作为城市核心功能,重点推动航空经济由“以航空运营为主”向“航空先进制造业、航空现代服务业‘两业’融合发展”转变。

在受访专家看来,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的开建,不但将便利珠西地区市民出行,还将给广州带来两大航空枢纽的产业机遇。

2023年底,广东发布了广州、深圳、珠江口西岸、汕潮揭、湛茂5大都市圈发展规划。其中,《广州都市圈》明确建设国际航空枢纽,构建以白云国际机场为核心,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为协同,支线机场、通用机场为补充的都市圈机场发展格局。同时,高标准建设广州临空经济示范区,依托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联动打造广州都市圈临空产业园。不难发现,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虽选址广佛交界,但最后依托广州的优势资源,与白云机场联动,最终建设临空经济示范区,以辐射整个粤港澳大湾区。(谭海燕 实习生郑铭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