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

时间:2023-10-12 10:39

4981

288.png

根据英国智库Z/Yen集团与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联合发布的第34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 34),深圳综合排名全球第12,金融科技排名全球第4,国内第一,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进一步稳固,金融科技已成为深圳建设专业化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方向,需要不断强化专项优势,通过金融科技赋能全球金融科技中心打造。

一、深圳金融中心整体表现

(一)综合评分快速上升,全球排名保持不变,国内排名仅次于香港和上海。本期GFCI报告中,深圳排名全球第12位,与上期持平,评分728分,较上期上升16分。深圳金融中心整体表现良好,处于全球金融中心榜单前列,位于全球二十大金融中心之中,在亚太地区排名第五,在中国金融中心排名中仅次于香港和上海,国内头部金融中心地位进一步巩固。

QQ截图20231127105207.png

图1 深圳金融中心排名情况(GFCI 28-GFCI 34)

表1 亚太地区主要金融中心得分排名情况

QQ截图20231127105225.png

(二)分项竞争力排名多项提升,“营商环境”仍是主要短板。GFCI指数体系中特征指标是定量评价指标,由世界银行、经济学人、经合组织、联合国等第三方机构或组织提供,包含五大竞争力指标和147项细分指标。深圳本期特征指标中,营商环境、人力资本、基础设施、金融业发展水平和声誉分别排名全球第23位、第17位、第6位、第5位和第17位,其中人力资本、金融业发展水平、声誉三项指标竞争力排名有所提升,基础设施排名与上期持平,仅在营商环境领域出现下降。具体来看,深圳金融业发展水平和基础设施两项指标位列全球前列。其中,在金融业发展水平方面,深圳股票市场交易量、债券交易量位居全球第一;在基础设施方面,深圳物流便捷度、地铁里程数位列全球前茅。深圳竞争力指标的短板主要在营商环境方面,除上期排名全球第16外,近几期几乎都在20名之后,主要短板在经济自由度(Economic Freedom of the World,排名第105位)、政府开放度(Open Government,排名第85位)以及个人所得税率(Individual Income Tax Rates,排名第75位)等。

表2 深圳特征指标排名变化

QQ截图20231127105247.png

QQ截图20231127105301.png

图2 深圳金融中心特征指标整体排名(GFCI 28-GFCI 34)

(三)调查问卷得分持续上升,整体声誉度优势明显。GFCI问卷调查是全球金融从业人士的主观评价,既构成了GFCI主观评价得分,同时因支持向量算法又会影响缺失特征指标的得分,这使得GFCI一定程度上成为全球金融从业者“情绪指数”。在本期调查问卷中,深圳获得的调查问卷数量为1673份,问卷平均加权得分为840分,较上期提升24分。在本期声誉优势得分方面,深圳排名全球第二。值得注意的是,对深圳金融中心积极评价的金融从业人士主要来自西欧地区(占比约63%),该地区受访者给出的评分高达862分,高出平均得分22分,而其他地区金融从业人士给出的评分均低于平均得分。GFCI报告认为,声誉带来的优势也可能成为一个金融中心的弱点,反映出该金融中心在竞争力方面还有较大提升空间。

QQ截图20231127105317.png

图3 深圳金融中心问卷调查平均得分情况(GFCI 28-GFCI 34)

QQ截图20231127105331.png

图4 深圳金融中心问卷调查得分区域分布情况

(四)金融科技是深圳的“金字招牌”,在推动深圳金融中心专业化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除了对金融中心整体评价外,GFCI还对主要金融中心的金融科技水平进行评分和排名。本期深圳金融科技排名再次位列全球第四,仅次于纽约、伦敦、旧金山。深圳作为中国重要的科技之城,金融与科技的融合正在不断加快,微众银行、招联消费金融、易安财产保险和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等重要金融科技机构的崛起为深圳金融科技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从金融科技排名来看,深圳正面临来自新加坡及美国金融中心的挑战,未来围绕金融科技领域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表3 金融科技排名前十的金融中心

QQ截图20231127105346.png

二、深圳金融中心发展面临的新形势

(一)美国金融中心集体“崛起”对深圳金融中心形成“排挤”效应。2021年下半年以来,随着美国经济加快复苏,各项特征指标得分与排名开始上升,同时全球金融从业人士对美国金融中心发展的信心不断增强,使得自GFCI 30开始,美国主要金融中心排名快速上涨。继上期芝加哥和波士顿大幅上升4位和5位,将北京和深圳“挤出”全球前十行列之后,本期华盛顿排名再次上升3位,使得排名前十的美国金融中心数量跃升至5个。尽管包括深圳在内的头部金融中心城市本期评分已有所上升,但相较于华盛顿等金融中心而言,其上升幅度仍相对较小。同时,近两期新加入的明尼阿波利斯/圣保罗和迈阿密,一举进入前30行列,这些都对包括深圳在内的中国金融中心排名造成了较大挑战。

(二)深圳金融中心发展“客观表现”与全球一流中心仍存在差距。从GFCI特征指标上看,深圳仅在股票、债券交易量等资本市场领域及金融科技等创新领域处于全球领先水平,而在营商环境、生活质量、法治环境、人才吸引力等方面与纽约、伦敦、香港等全球一流金融中心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从GFCI特征指标中选取20项(部分指标为国家维度指标)与综合排名关联度最高的细分指标,可以发现深圳多项指标全球排名均相对靠后,导致深圳“客观表现”不及预期,亟待补齐相关“短板”。

(三)金融人才已成为衡量金融中心竞争力的最基本因素。尽管金融业发展水平、基础设施、营商环境等都是衡量金融中心竞争力的重要因素,但归根结底,金融中心竞争力之争主要在于人才之争。GFCI报告研究表明,认为人力资本是影响金融中心竞争力最重要因素的调查问卷占比已经越来越高,其中,金融人才的流动性、能迅速适应新金融业态变化的人才储备是提升金融中心人才实力的核心。本期GFCI报告新增了“人才库”这一研究专题,针对全球主要金融中心所采取的金融人才战略进行系统分析。研究表明,金融人才最重要的战略是不断提升金融机构从业人员的专业化水平,其次,为高层次金融人才提供特殊的移民(引进)安排也非常重要。深圳金融业已具备良好硬件基础,但国际化、专业化人才还相对欠缺,对金融人才的持续培训、再教育,以适应更为复杂的金融生态环境则有待进一步加强。

三、深圳建设全球金融中心的建议

GFCI由于采取问卷调查方式、支持向量算法等因素,会导致一些城市排名短期出现不稳定的情况,但从长期趋势看是能够反映全球金融中心建设中的一些客观规律和问题的。对于深圳而言,需要更加重视排名背后的客观规律,切实推动深圳全球金融中心建设。

一是补齐营商环境短板,实现竞争力指标均衡发展。全球一流金融中心往往各项竞争力指标都位居全球前列,鲜有明显“偏科”现象,是均衡发展的“全能选手”。深圳需要进一步克服在营商环境领域的短板,在巩固提升金融业规模、基础设施、资本市场发展等“硬实力”基础上,更加注重营商环境、监管法律、国际业务便利、政府效率、市场准入等配套“软环境”投入,力争减少与一流金融中心的营商环境差异。通过补齐各类短板,切实提升在反映真实竞争力的特征指标排名,减少对问卷调查主观评分的路径依赖,打造名副其实的全球一流金融中心。

二是实施人才优先战略,抢占金融中心资源高地。面对国际金融中心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深圳金融中心建设要抢先布局,加快引进国际金融人才,通过金融人才链接全球金融资源网络,打造人才建设高地。从全球一流金融中心的经验来看,可着重实施以下人才战略:第一,提供更具竞争力的薪资水平,吸引高端金融人才集聚;第二,提升金融人才生活品质,探索有利于吸引国际人才的特殊移民政策;第三,加强金融人才教育培训,与国际一流高校和专业培训机构形成良好合作关系,为金融机构提供源源不断的金融人才。

三是依托金融科技优势,推动创新金融特色发展。近年来,美国旧金山、英国伦敦等城市通过积极发展前沿科技并应用于金融领域,带动了金融中心跨越式发展。随着全球顶级金融中心竞争力日益激励,深圳需要进一步发挥在金融科技领域所积累的优势,积极培育和引进国际一流创新型金融机构,提供强大的金融科技基础设施和应用场景,为金融科技发展提供广阔的空间,打造全球金融科技公司“孵化地”,引领其他中国金融中心迎接挑战,抢先占领全球金融科技发展高地。

四是加快金融国际化发展,与全球领先金融中心通力合作。与全球一流金融中心相比,深圳及其他内地金融中心的一大劣势是金融国际化程度较低,这使得深圳等内地金融中心在吸引国际人才和国际资本方面存在较多障碍。在资本账户尚未完全开放的条件下,加快金融国际化发展需要具有更多创新思维和行动,要积极用好前海、河套等国际级战略平台,通过强化与香港金融合作,在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境内外金融市场双向开放、金融服务互联互通等方面争取国家政策支持,突破现有约束。同时,加强与纽约、伦敦、新加坡等国际一流金融中心业务往来,集聚国际金融资源,支持具有优势的本地金融机构或市场主体“走出去”发展,提升深圳金融业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

推荐阅读